“无证收购玉米案”代理人王润生被两地立刑案

多年间,内蒙古巴彦淖尔的法律工作者王润生手持涉嫌伪造的“律师证”,代理了包括轰动全国的“内蒙古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案”等多起案件。
  随着2017年初王力军被改判无罪,王润生的“假律师”身份被揭穿。此后,王润生被巴彦淖尔市司法局吊销法律服务工作者证,其律所解散,他也随之消声匿迹。
  本站新闻(www.thepaper.cn)在当地连日调查发现,王润生是基层法律工作者,却违规同时持有涉嫌伪造的“律师证”,且多年前已有法官办理过王润生用两种职务代理的案件;此外,王润生同时持有两套身份证,一套身份为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王润生”,出生于1973年;另一套身份为山东安丘市人“李某涛”,出生于1965年。
  据当地多名司法界工作者透露,王润生大约在20年前出现在巴彦淖尔的法律界中,他其貌不扬、法律知识欠缺,却在其后几年内迅速成为法律界“红人”,没人能说得清其真实来历和背景,连王润生在当地迎娶的妻子(已离婚)都被蒙在鼓里。
  本站新闻了解到,目前王润生已被两地公安以涉嫌不同罪名立案侦查。2019年5月,王润生被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公安局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刑事立案,并上网追逃。2019年7月,一矽肺病农民工报案称王润生代理其劳动争议案件后“截流”其赔偿款23万余元,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公安局又以涉嫌诈骗罪对王润生立案侦查。
  截至发稿,王润生尚未到案。王润生到底违规代理了多少起案件?如何长期在巴彦淖尔司法部门畅行无阻?其真实身份到底是何人?8月2日,乌拉特后旗刑警队一民警告诉本站新闻,上述问题均有待王润生归案后进一步详查。
  律界“红人”:自称取得过律师证,但不熟悉法条
  多名接近王润生的司法从业者直言,王润生“出事”早在意料之中。
  多位不愿具名的法律工作者及律师透露,王润生大约20年前就出现在巴彦淖尔的法律界中。起初,王润生为巴彦淖尔市某律所的律师提供驾驶服务,他开着一辆红色面包车带律师去各地开庭,对律师行业的业务内容有较多了解。
  随后,王润生取得了法律工作者执业证,经人介绍,于2004年左右进入郭燕担任主任的巴彦淖尔市148协调指挥中心法律服务二所(下简称“二所”)。据临河区148法律服务一所一位法律工作者称,148法律服务所是由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司法局直接设立、管辖。“148”来源于“要司法”谐音,曾是司法行政机关设立和开通的一个法律服务专线电话号码,目前,电话号码“148”已经停止使用,并改为“12348”。
  多位接近王润生的法律工作者称,当年,二所位置极优,就开设于临河区法院办公大楼一楼。2006年,临河区法院院长李某去世后,二所搬到了法院的马路正对面。
  上述多名法律工作者还称,王润生其貌不扬、衣着邋遢、法律知识欠缺,却在其后几年内迅速成为法律界“红人”,于2007年左右取代郭燕,成为二所主任。而郭燕则在2014年被包头市昆都伦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本站新闻获得的郭燕诈骗罪刑事判决书显示,郭燕曾用名郭岩,出生于1963年,她于2007年以办矿需要资金为由,诈骗他人100万元。
  “二所装修挺‘诱人’的,门面装修得比其他律所豪华几个档次”,一名从事法律工作四十余年的王姓法律工作者直言,过去,前往二所咨询的当事人众多。
  曾在二所工作多年的多位法律工作者称,王润生曾多次和别人说自己毕业于青岛某大学法律系,曾经在济南、青岛两地取得过律师职业资格证。一名知情者直言,根据王润对法律的熟悉掌握程度,他仅觉得王润生是“吹牛”。
  一名曾经与王润生对庭的梁姓律师称,在开庭时,王润生将法条运用错误,表现并不专业。一名曾经审理过王润生所代理案件的法官也称,王润生对法条并不熟悉,在法庭上“现学现卖”,开庭时还不停翻阅手边的法律书籍。另外一名不愿具名的法官称,他曾审理王润生代理的案件,认为其代理态度不负责任,在法庭上发言不多,能力有限。
  持涉嫌伪造的“律师证”代理刑事案,多年未被查处
  到了2014年,王润生以二所基层法律工作者代理民事等案件的同时,又持有涉嫌伪造、变造的“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律师证,开始代理刑事案件。
  根据《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同时在基层法律服务所和律师事务所执业的行为属于违规,但王润生同时使用双重职务代理各类案件长达3年,始终未被有关部门查处。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王润生”+“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搜索,可发现11份裁判文书(不包括王力军收购玉米案),分别由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院、临河区法院、乌拉特后旗法院、杭锦后旗法院、固原县法院、乌海市中院及福建省莆田市中院审理,其中,乌拉特后旗法院所审“石某某犯交通肇事罪”一案为刑事案件。此外,在巴彦淖尔中院审理的案件中,有同一审判员多次参与审理王润生以不同职务身份代理案件的情况。
  王润生的涉嫌违法行为一直未被揭露。直到2016年3月,他以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律师的身份代理王力军无证收购玉米案,该案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后,他的“假律师”身份才被揭穿。
  王力军是巴彦淖尔市的一名农民,因没有办理收购粮食的资格证件和相关营业执照,向周边村镇的农民收购并转卖玉米盈利,被巴彦淖尔临河区法院一审以违反《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认定其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2017年2月,该案经最高法指令再审,巴彦淖尔中院改判王力军无罪。该案入选“2017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受到广泛关注。
  王润生就是王力军案一审时的代理人。王力军告诉本站新闻,2016年3月,他在临河区法院办理相关手续时,看到法院对面的二所装修气派、门面敞亮,于是进去咨询,王润生系该所主任,自称可以帮忙代理案件,为其争取缓刑。第二天,王力军交给王润生5000元,双方签署刑事代理协议。
  王力军回忆称,一审开庭期间,王润生在法庭上主要表达了五个字——“无意识犯罪”,且一直翻阅手头的一本法律书籍,没有作更多辩护。此外,王润生在开庭前曾向王力军要两万块,“用于打点关系”,王立军称,该案再审开庭前,他当面问王润生将这两万元要回。
  王力军案再审开庭前,王润生的“假律师”身份便被媒体爆出。王力军称,王润生曾承诺他,如果再审改判王力军无罪,还将返还其5000元代理费。但到了王力军获判无罪后,便再联系不到王润生。
  王润生的“假律师”身份暴露后,临河区司法局曾责令王润生到市司法局接受处罚。本站新闻从临河区委宣传部获得证实,王润生为逃避处罚,委托快递公司和他人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与第二法律服务所公章交回区司法局,本人始终未予出面。鉴于此,巴彦淖尔市司法局于2017年5月12日下达批复,同意注销王润生法律服务工作者证。目前,二所已经解散,原二所位置目前是一家拉面馆。
  2017年5月,王力军曾手写报案材料,多次前往巴彦淖尔市司法部门及公安局反映王润生伪造律师证、骗其代理费等行为。近两年后,2019年5月10日,临河区公安局对王润生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立案侦查,并于2019年5月14日开始上网追逃。
  王润生“截流”农民工赔偿款,涉嫌诈骗罪被立案侦查
  本站新闻在当地走访发现,指控被王润生骗的不止王力军一人。
  2012年,湖北籍农民工吴付军在乌拉特后旗一铜矿打工期间,患上矽肺病和肺结核,陷入了长达数年的工伤纠纷。
  吴付军称,2011年至2012年间,他在温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获各琦铜矿项目部工作,担任值班长职务,负责生产、安全。2012年12月,吴付军在巴彦淖尔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职业病检查,诊断为矽肺二期合并肺结核。2013年3月27日,经巴彦淖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确认吴付军为工伤。
  吴付军提供的书证显示,经内蒙古自治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吴付军的伤残等级为四级。随后,吴付军在2014年10月向乌拉特后旗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工伤赔付。
  该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12月20日作出乌后劳仲字[2014]5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温州建设集团赔付吴付军停工留薪期工资、伤残补助金、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共计55.1097万元。
  温州建设集团不服,向乌拉特后旗法院提起劳动争议诉讼。2015年2月10日,吴付军在临河区法院办理工伤认定等事时,因需要咨询法律问题,走进了开设在法院对面的二所,遇到了主任王润生。吴付军还记得,当时看到二所“门面挺大,律师也不少,看上去比较正规”。
  当天,王润生向其要代理费及“活动费”共计1万元,两人随即签下授权委托书,吴付军委托王润生代其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代为调解、和解;代领法律文书。
  随后,在前述劳动争议案审理过程中,乌拉特后旗法院组织了调解,双方达成一份调解协议。吴付军称,法院调解之前,他已经返回湖北老家养病,王润生代其签订了调解协议,并通过微信将调解内容发送给他。
  该协议显示,温州建设集团支付吴付军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各项赔偿金共计300000元。温州建设集团于2016年9月30日前支付6万元,剩余24万元赔偿金分24个月给付,每月给付被告一万元,至2018年9月30日前付清。
  然而,吴付军在2016年9月、12月收到共计6.2万元的赔偿款后,剩下的钱再未收到。他多次催要,王润生均以“钱没到账”等理由推脱,直到2019年初,吴付军再也无法联系到王润生。
  不得已,2019年7月,吴付军前往内蒙古巴彦淖尔,经乌拉特后旗法院调阅转账记录显示,剩余的赔款均已按时打入了王润生的个人账户。7月11日,吴付军前往乌拉特后旗公安局报案。
  8月2日,乌拉特后旗公安局刑警队向本站新闻证实,该局已受理吴付军报案,并于7月16日对王润生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王润生仍然在逃。
  王润生还有山东籍“李某涛”身份,其前妻称也是受害者
  一名熟悉王润生的法律工作者告诉本站新闻,王润生疑似不是其真名。该法律工作者称,王润生曾于2016年开车撞了人,赔偿受害者家属不少钱,受害者家属签署了谅解协议。此事受害者家属向本站新闻予以证实。该法律工作者还称,王润生因此事被吊销驾照后,又用另一张李某涛的身份证办理了驾驶证。
  8月2日,乌拉特后旗公安局刑警队向本站新闻证实,王润生确实拥有两张身份证,一张身份证号码行政区划代码为150802,为巴彦淖尔临河籍“王润生”,出生于1973年;另一张身份证的行政区划代码为370722,为山东安丘籍“李某涛”,出生于1965年。
  本站新闻对照民政部官网行政区划代码发现,原巴彦淖尔盟临河县于2004年更名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行政区划代码也在2003年由此前的152801变为150802,并沿用至今。而现山东省安丘市只有在1983年至1993年间为安丘县时,行政区划代码为370722。
  当地多名与王润生接触的司法从业者亦称,王润生说话并不是本地口音,而是带有山东口音。
  王润生曾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娶妻生子,并于2017年离婚。王润生的前妻刘某告诉本站新闻,她与王润生于10年前结婚,其间二人离婚再度复婚,又于2017年下旬再次离婚。离婚后,王润生就好似“人间蒸发”,再未联系过其母子。
  李某称,她对王润生的过去一无所知,且未参与他的工作,她也是被王润生骗的受害者,“抓到他以后要杀要剐随便,与我没有关系”。
  本站新闻走访二所附近的多家法律服务所,多名法律工作者称,王润生“消失”后,不时有当事人前来寻找王润生,称曾经被他诈骗过。
  截至发稿,王润生尚未归案。王润生如何取得两个身份证?他到底违规代理了多少起案件?其真实身份到底是何人?乌拉特后旗刑警队一民警告诉本站新闻,上述问题均有待王润生归案后进一步详查。

Author: admin